正文

最早看忠犬八公是好几年前的事情。接着看写动物的作品也多了起来。加恩•斯坦在《我在雨中等你》中称呼该书为狗的书(Dog’s book),让我印象深刻:从恩佐的视角讲述它的一生,三个字代表了数不清的情感。后来也读过一些作品,但与恩佐相比总是少了什么。而这次这部狗的电影,让我又闻到了好作品的气味。

这是莱塞·霍尔斯道姆的作品,2009年上映的《忠犬八公》是他的前作。Hachi赚足眼泪后,新作会欢乐一点吧,我是这样想的。后来,我在影院哭的稀里哗啦。

“我能闻出来,他不在这”。肾脏衰竭,贝利的生命到了尽头。奔跑的稻田,像马的大狗,奇异的山羊,咬尾巴转圈都成了奢望。“别哭,为什么你们会哭呢。”待伊森赶回在视线中,“不能继续养着你了,伊森”,狗老大用最后的力气挥了几下尾巴,在人老大的怀中结束了一生。此刻,不知其他人有何感受,我已看不清周围的面孔。

《我与狗狗的十个约定(犬と私の10の約束)》有过这样的台词: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光,所以请你答应我,在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你会陪在我身边。”会闻到幸福吗,贝利。

容易被动物感动,不是稀奇的事情。它们的一生,短的让人心疼。即使一生只有铁链画出的圆圈,仍有充满感激的信任。无论怎样的委屈,都要尝试着逗你开心。倾尽所有,只为与你相伴。短短的全世界交给了你,义无反顾。10年很短,却是最深刻的伙伴。

狗狗在面前离去,无力感愈加深刻。到头来才知道,我对它们的了解是如此浮浅。它变老是在何时呢? 它衰弱始于哪天呢?我不知道。在我面前,它们总是饱满的努力奔跑。在某天,突然跑不动的它们闭上了双眼。这是突然吗?只是没有注意罢了。碗中啃不动的骨头,背上无精打采的毛发,干燥的鼻尖,越来越倔强的眼神。它早已说过了,关于年迈的事情。一直都在与死神斗争的它,为何我没有注意呢。

所以,不敢再给它们取名字,我害怕那一刻。害怕它们的离去,害怕自己的懦弱,更害怕那天它们充满信任与悲伤的眼睛。深深的无力感,找不到方法救它们。

我开始装作冷漠,那个看到流浪狗都会哭泣的男孩被压抑在心中不透光的角落。但灵魂又怎能隐藏呢?担心雨夜它们去处的我,关心是否能找到食物的我,为雪夜的无能为力自责的我,只有随着这部电影,把心里的压抑哭的一干二净吧。

《小王子》的狐狸说:“你如果驯养了我,我的生活就会充满阳光。我会听得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,别的脚步声回事我往洞里钻,你的脚步声却像音乐一般,把我从动力召唤出来,还有,你看!那边的麦田,你看见了吗?我不吃面包,麦子对我来说,一点也没用。麦田不能引起我什么联想,这真使人扫兴!但是,你有金色的头发。一旦你驯养了我,那就会十分美妙!麦子,黄澄澄,会使我联想到你,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风吹麦浪的沙沙声……”,当小王子快要离开时,“对我有好处!”狐狸说,“有了麦子的颜色”。

小猴、憨出出、闹闹、蹦蹦儿、小黑…感谢你们,让我曾拥有你全世界的颜色。

引用资料

1.[头图] 【环球影业】 莱塞·霍尔斯道姆 A dog's purpose宣传海报

我来吐槽

*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