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秒速5 厘米,樱花落下的速度。

那年,你这样说,然后跑过铁道,转过身来对我说明年如果还能一起看樱花就好了。
我们是那么相似的孩子,寂寞得像路边独自徘徊的小猫,能遇到,是一种幸运吧。
图书馆上两个人名字的借书卡,快餐店里用薯条摆出的动物,不管被他们怎么嘲笑,还是最好的朋友———同样孤独的孩子,好不容易遇到了,在我们对这个世界无所适从的年少———以为,会一直一直下去,上一样的初中,一起看书,一起看樱花。
结果,还是分离,不同的城市,不同的天气,不同的世界。
薄薄的信纸,你说你的生活,你看到的樱花,你在电车上写的这些信。
明明你什么也没有说,却总是觉得你是如此孤单,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微笑、沉默、凝望被夕阳染红的天空,如我一般。
你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,你在电话的那一头轻轻抽泣,没有理由地说着对不起,我们一起伤感,而当我要告别的时候,你在那么远的地方,那么,我是不是不该再为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城市伤感呢?———可是,还是痛了———哪怕已经在不同的城市,但地图上划出来那道线多出来的我们之间的距离,还是让心里轻轻一紧。
于是,决定要见你,如飞过天际的候鸟,经过那段长长的距离,只为见你一面。
第一次一个人辗转在陌生的车站,随着身边面无表情的大人们,看着窗外陌生的景色,紧紧抓住扶手,任这扶手在手心里一点一点温暖起来。大雪里晚点的列车,窗外陌生的荒野,隐隐作痛的腹部,沉默看着这一切,却在那封写给你的信不知被风刮往何处时,眼泪不自觉地落下———什么也不跟你说,也许真的是冥冥之中的暗示,不然,为何你也把那封粉红色的信笺藏在包里直到我们分开?
车站的炉火,温热的烤茶,樱花树下的吻,雪地里孤单并行的脚印,总觉得自己一定会铭记,总觉得在雪融化以后,一定会有一些什么留下来,却在心底各自明白,也许真的不能一直相守在身边———只是,还是想要有那样的力量,可以保护你,哪怕在这世界里我们如此渺小,哪怕,我们相隔着那样的距离。

时速5千米,火箭的速度。

梦见你,一起看着日出,看着宇宙,微笑,却不说话。
很想告诉你,如同火箭那样孤独地行进着那样一段未知的旅途,我们一起对着未来而前行,犹豫而孤独地前行着。
却什么也不能说,只是一个人,静静走着。但是,到底,是什么时候丢了你呢?或者,是我们丢掉了彼此?
你在的城市还在那里,但是,怎么会没有了年少时那样的勇气?怎么会才一想起,心里就开始疲惫地叹息?
不再有联系,没有书信相互问候的日子,却还是一样地过来了。同样每天上课,同一个时间到社团练习,在同一个便利店买同一款饮料。偶尔和相遇的女孩聊天,却更习惯在一个人的时候,编写着没有收件人的短信。
社团里,我不停地射箭,他们的称赞与惊叹却似乎在离我遥远的地方,耳边,只有那一瞬间箭飞快离开我手指的轻微的哀鸣———似乎在那些瞬间里,有一些东西就那么离开了我,那么快地,那么头也不回地远离了———快得怎么努力也抓不住了,就像那年落下的樱花,注定是一场叹息,无可追忆。
也许,也就是在那样的瞬间里,那年的我就慢慢变成了大人的吧?
远离孩子的生活,我拼命地工作,没有目标,没有方向,隐隐约约有回忆在背后追赶,让我不安,但我的世界还是如此简单,静默,悲伤随处堆积。
我站在满是霓虹的街头,抬头凝望,却看不到我要的世界。
生命里有其他的人出现,相遇,分开,距离却永远那么遥远,哪怕之间发过一千条短信,却只能靠近一厘米———惊觉自己的情感殆尽的时候,我丢掉一切重新走入人海,但空旷的车站,已经没有人会在某个地方等我了。
还是会梦见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在樱花落下的时刻静静失神,在经过邮箱的时候有奇怪的期待。
但是,一切都证明不了什么吧。
One more time,one more chance.当我转身等隔在我们之间的列车经过,你已不在,而我的微笑,转身离去,是否可以是一种坦然呢?
就留下纷纷扬扬的樱花去孤独吧。
秒速5厘米,樱花落下的速度;
秒速5 厘米,你转身的速度;
秒速5 厘米,孤独侵袭的速度;
秒速5 厘米,我们擦身而过的速度;
秒速5 厘米,我们丢掉彼此的速度;
秒速5 厘米,我遗忘你的速度……

引用资料

我来吐槽

*

*

2位绅士参与评论

  1. 哈里03-26 00:50 回复

    当年我那重度二次元的同桌,非常喜欢这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