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车开起来了,上面只有三个人,司机,售票员,和唯一的乘客。伸手不见五指的省道上,一辆车在孤独地前行着。

没有人会此时搭车的,司机关掉了车内的灯,整个世界变得更加空旷。穿过昙花一现的小城,超过低矮混乱的小村,我们一路向北。奔向终点的方向,也是起点的方向。窗外,仿佛一个原子都没有似的,灰黑色的空间充满了空荡。这个时候,人渐渐丧失了对空间的感知,我甚至分不清我是在路上,还是在飞翔。

唯一让人有距离感的,是稍远处的树的影子:它们冰冷地连成一片,组成了一道又一道城堡的墙。在两道墨绿墙壁相接的地方,白色的空气映着深邃的光。而更远处,一两点灯火时隐时现,微弱的像从未存在一样。

远处浓郁的雾气中,出现了某些棱角分明的影子。那是一些高大的建筑物,却没有一盏亮光。此刻,这些毫无生气的混凝土方块不断透露出冰冷的寒气,像鬼城一样。

前方,车灯惨淡地照亮了小块地方,深夜的公交车依旧行驶在路上。

我来吐槽

*

*

4位绅士参与评论

  1. 大致09-11 14:25 (5天前)回复

    司机和售票员的心里在滴血:这趟又赔了。

    • 野兔09-16 16:00 (1分钟前)回复

      公家的車,按班拿工資,賠不了。

  2. 广树09-09 23:12 (7天前)回复

    文艺的兔子。

  3. mikusa09-09 11:33 (1周前)回复

    然后睡过了站

  4. 熊猫小A09-08 09:19 回复

    我很喜欢在深夜一个人出门跑步看电影什么的,觉得那段时间是完全属于自己的,很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