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记忆中印象深刻的美味食物

深夜,饿了,突然想到了一些记忆中的食物,感叹过去的同时顺便用文字记录下,就当是画饼充饥吧。

蒸面

上小学的时候,学校食堂的厨子是军队退役的厨子,我们班主任的老公。

蒸面是周三或者周五的菜单中才有的,大概两周吃一次。

食堂的蒸面表面不油,看上去有点发干。一般吃蒸面会配上大碗凉粥,把蒸面泡粥里搅拌搅拌,我们这群小学生能呼噜呼噜地吃完满满的两大碗。

当时打饭有一个神奇的现象,每当遇到蒸面,我们这些男孩的报数会明显上升一个档次:“王某某,三大碗”、“李某某,两碗半”,要知道我们的餐具是那种圆形的搪瓷饭盆,用过的都知道它有多大。

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初是如何吃下那么多蒸面的,有时吃完意犹未尽,我们还会去“打二滚”,也就是再打一次饭。

按理来说,蒸面无非是一锅软化的面条,混杂着预先炒过的豆角与肉块,放上调味料,上锅蒸熟,没有什么复杂的地方,但我毕业后还从没吃过像小学那样的蒸面。

现在能吃到的蒸面,表面油乎乎的,吃起来堵嗓子。同时用的面也和那时不同,当时的面是比宽挂面更宽、更厚的面,而现在的面有的是圆柱形的细面,有的是“通心粉面”,有的是机器轧的软趴趴的面,吃着不香。

炸肠

记忆中老市场的炸肠,酱料带着些许酸甜,同时也不会特别咸。咬一口,吃了满嘴流油的酸甜外,就是柔韧的脆皮肠衣及类似淀粉肠口感的内容物。

那种酸甜很奇特,他不是醋和糖果那种纯粹的酸甜,而是一种独一无二,只能存在于脑海里的味道,过了这么久,我再也没尝到过那种味道。

两年来,我吃遍了出租屋附近所有的炸肠,没有找到任何一点记忆的味道。吃过的炸肠里,肠本体用啥的都有,淀粉肠、烤肠、灌肠,甚至面糊糊模具肠;而酱料更是五花八门,调配的甜面酱、烧烤酱、不知名的复合酱,有些炸肠更过分,直接撒点孜然和辣椒就算酱了。

吃过的这些炸肠和记忆中的炸肠不仅仅是酱料对不上,连肠本体的口感也是截然不同。我有时在疑惑,是不是记忆给旧时代做了一些美化?但回味当初,我似乎还能感受到满嘴的酥脆和酸甜,口感是不会骗人的。

肉丝面

小时候,和在工地打工的家人住在一起,每晚我和老爹的晚餐就是一份小碗肉丝面和一个小盘子,老爹从碗里挑一些面出来放到小盘子里,这就是我的晚餐。

我还记得当时肉丝面的配料:主角是面,配角是一小堆肉丝,再加几片青菜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小时候家里多么的贫穷,而是为了说明它的一个特点:量大。

它的量大到什么程度呢?大碗肉丝面,是用一个圆柱形的盆端上来的,说是盆,其实更像是一个超大号的“钵”,大碗的肉丝面即使对工地工人来说,一个人也是吃不下的。

如果仅仅是量大,可能记忆不会那么深刻,而令我记忆深刻的是肉丝面独特的味道。

记忆中的肉丝面,除了酯化的油脂及酱油外,它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味道,这种味道无法形容,硬要描述的话只能说是“浓厚”。

面入口顺滑,肉丝有一点点韧性,汤入口稍咸,但非常浓厚。每次吃面,我们连汤都会喝的干干净净。

北漂这几年,我也尝过一些所谓的肉丝面,它们有的直接用青椒肉丝面冒充肉丝面,有的画蛇添足的放些什么姜末、葱末、木耳、胡萝卜等,没有一个和小时候吃的一样。

味道最近的是某个城中村小面馆,它家的肉丝面确实有一点记忆中的浓厚,但味道很轻,且消散的很快。我吃了半碗,后面嘴里全是面粉的腥味,索性全倒掉了。喝汤就更别想了,除了满嘴的油腻外,没有任何好喝的味道。

烤羊肝

烤羊肝是上大学时遇到的,摊位在学校周围的市场里,老板是一个本地大妈。

大妈的烧烤摊啥都卖,烤肠、烤肉,但唯独受学生青睐的就是烤羊肝,没有之一。

大妈的烤羊肝有三个特点,弹脆,鲜嫩,多汁。

烤羊肝的外壳是酥脆的,烤完到手立刻咬一口,外面的一层在压力下直接断开,却又像皮筋一样反弹,Q 弹与脆爽叠加,让你欲罢不能;咬开后,感受到的是软而鲜的内在,嫩而不腥,口感类似鸡蛋羹;当你咬下第二口,烤羊肝会流出丰富的汁水,羊油混杂着调味料,再加上羊肝特殊的味道,满口异香。

这个国庆假期,本来想去故地重游,结果因为疫情的关系,出行的计划又告吹了。遗憾呐,只能后面另寻机会了,不知道那些旧摊位是否还一如往常。

梓喵出没博客(azimiao.com)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链接:https://www.azimiao.com/9146.html
欢迎加入梓喵出没博客交流群:313732000

我来吐槽

*

*

0位绅士参与评论

  1. 大致10-23 21:35 回复

    烤羊肝没吃过没听过没见过。
    关于肠,可能是过去跟现在加的淀粉不一样了吧。

  2. Louis10-09 10:27 回复

    来我这儿给你做蒸面吃